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零二章 真龙戏凤(五)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零二章 真龙戏凤(五)
侯龙涛边为爱妻口交,边用手在身边摸索着,费了点儿劲儿才算够到了皮包,从里面套出一条和如云刚才穿的一样的皮内裤。他轮流将何莉萍的双脚抬离地面几毫米,套进内裤里,然后就开始把内裤向上拉,将朝里的那段假阳具插入她的小穴中,又把外面的假阳具的龟头儿浅浅的搭在司徒清影的阴道口儿。   「嗯……」何莉萍直起上身,扶住女孩儿的细腰,屁股向前一挺。   「啊……」司徒清影的螓首向后仰了起来,这根儿假阳具插得深得多,又有力量,快感自然就比刚才那根儿要强,而且自己是在被「妈妈」肏,从心理上的感觉就不一样,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排斥。   其实这也是何莉萍第一次扮演肏人的角色,以她贤淑的性格,平时都是被小妹妹们「欺负」的,不过「久病成医」,被女人肏多了,也就知道怎么肏女人了。美妇人的动作虽然不怎么熟练,但好歹是开始在司徒清影的小穴里抽插了,同时,内裤里的假阳具也会小幅的在她的阴道里进出,让她也有一定的快感。   二美「嗯嗯啊啊」的娇喘声响了起来,这回司徒清影可是完全没有保留的,她把自己获得的性快感全部归功于何莉萍,这才是真正的做爱啊,「好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妈妈……爽……啊……乾女儿啊……妈妈……肏女儿……啊……让女儿高潮吧……」   「啊……你不许……不许再叫……啊……叫我妈妈……我不是……嗯……不是你妈妈……」   「不不不……妈妈……你就我妈妈……」司徒清影突然像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小姑娘在跟大人撒娇一样,左右扭动着身体,螓首乱晃。本来何莉萍是想停住的,问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被那样称呼,可女孩儿这一乱动,连接两人身体的假阳具也就跟着乱动,弄得她欲罢不能,「哎呀……你这个女孩儿怎么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  虽然何莉萍身上的「受力点」比司徒清影的少,但由于刚才被男人搞过,她的性敏感程度一点儿也不差,在女孩儿出现高潮的迹象时,她感到自己也快到了,可是浑身酸软,好像连再挺挺屁股的力气都没有了,「老公……啊……坚持不住了……老公……救我……」   侯龙涛早就做好準备了,一听到爱妻的呼唤,立刻在她身后调整好体位,在何莉萍的皮内裤的被面有一个三角形的开口儿,把大半截臀沟露了出来,男人重新涂满润滑液的大鸡巴就是从此进入,撑开了她的后庭花。何莉萍就像是被打了一针兴奋剂一样,狠狠的向前一拱屁股。   「啊啊啊……」这一下儿就把司徒清影送上了巅峰,僵硬的身体逐渐软化,两条长腿已无力再支撑身体的重量,向两边劈开,如果不是她的手被绑着,如果没有摩托的后座儿垫住她平坦的小腹,她可能就要趴到地上了。   侯龙涛是不会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的,他用下巴把何莉萍上身压倒在司徒清影的背上,双手抓住她的白屁股,开始搞她的屁眼儿,阴茎进出的很畅快,大腿「啪啪」的撞击她的嫩臀,震得细滑的肉峰又抖又颤,煞是好看。   何莉萍又变成了双洞皆满,又是一通儿「好老公、帅老公、大鸡巴老公」的乱叫,同时,她都没费什么劲就能以很快的速度肏干司徒清影的小嫩穴。女孩儿的屁股也被撞得「啪啪」做响,不过听起来还是没有美妇人臀部的声音那么脆,毕竟她的丰满程度跟何莉萍还是有一定差距的。   侯龙涛等于是在同时干两个美人儿,何等开心,何等过瘾啊,真是越插越有劲、越插越精神、越插越上瘾,很快就把何莉萍搞得直哆嗦了,司徒清影的样子就更别提了,她现在是完全放开了,一个劲儿的喊爽,当然了,虽说她受的是男人的力,但在心里她可是在和自己心爱的「妈妈」做爱。   「小白虎,现在有没有兴趣跟我做爱了?」   「爽……啊……没有……啊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妈妈……啊……」   「哼哼,我记得你说过爱莉萍的,你就这么任我欺负她?」侯龙涛加快了进出何莉萍肛门的速度,使她带着哭腔儿的娇叫更响亮了,「肏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要被肏死了……」   这话可就能从两个方面理解了,在侯龙涛的耳中是欢乐的浪叫,在司徒清影的耳中就是挣扎与求饶,她这才发觉自己只顾了享受,居然忘记了「妈妈」的直肠正在被臭男人惨无人道的蹂躏,心中不禁一阵悲哀,更是自责的要命。   「你……你来肏我……不许……不许再折磨妈妈了……」司徒清影说完就把头甩到了一边,眼中又有泪水在滚动,但却不是因为男人即将用自己的身体发洩兽慾,而是由于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得不到回报的,「妈妈,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做,你了解我的心情吗?妈妈,我只想你爱我啊。」可这些话是说不出口的。   「你这是什么态度?求人还这么嚣张?」侯龙涛故意狠狠的捅了爱妻的后庭两下儿,「迫使」她又「啊啊」的「哀叫」了两声儿。「嗯……啊……」司徒清影也被这两下儿杵得不轻,她知道男人要的是什么,但实在是难以启齿,「求……求你了……」她的声音小得可怜,还说得不清不楚。   「嘴里含着鸡蛋呢?亏你也是出来混的,跟那些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没什么区别。」   「侯龙涛!求你肏我吧!」司徒清影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。   「这才像样嘛。」侯龙涛加紧肏干何莉萍的后庭,双手用尽全力捏住她柔软的屁股蛋儿,挺胸仰头,把火热的精液射进她狭窄直肠的深处。   何莉萍早就筋疲力尽了,因为被俩人夹在中间才能站得住,大鸡巴一旦从她的屁股里拔了出来,她软绵绵的身体立刻就向旁边倒了下去。侯龙涛赶忙抱住爱妻,帮她把皮内裤脱下来,把她放到昏睡着的如云身边,从头到脚吻了她一遍,用被单儿盖住她,「宝贝儿,该我帮你报仇了。」   「老公,」何莉萍拉住爱人的手,「你别对她太过分了,她还是个小姑娘呢。」「你瞧你,她叫你几声儿妈,你就心疼她了?放心吧,你老公最知道怜香惜玉了。」两人的这段对话,司徒清影都听到了,在更恨侯龙涛的同时也更爱何莉萍了。   「算你走运,我的这个老婆是菩萨心肠,不让我再惩罚你。」侯龙涛这可不是在说假话,要是受害的人换成是如云……他回到了摩托车的旁边,把女孩儿身上的乳头儿夹取了下来,然后又转到她身后,中指勾住露在她屁股外的一个钢环儿,慢慢把链珠儿从她的屁眼儿中拽了出来。   「呼……」司徒清影顿时觉得身体轻鬆了百倍,长长出了口气,身子如同打冷颤般的一抖,漂亮的肛门像是软体动物一样,缓缓的合上了。一旦肉体上没了压力,她的精力就又可以转移到对付男人上了,「还什么……呼……呼……十小时、二十小时,呼……你总共也没……呼……没干过什么……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」   「哈哈哈,」侯龙涛对于美女对自己的讥讽毫不在意,他弯腰压住女孩儿光滑的后背,双手在她小蛮腰以上的部位大範围的温柔抚摸,吻着她的脖子,「你在担心我的能力吗?你很快就会知道了,说实话,你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吧?」他说着就扭了扭腰,用再度勃起的阴茎蹭了蹭美人的屁股。   从表面上看,这一切好像都是以前的重複,但实际上司徒清影不论在生理,还是心理上的情形都已是大不相同了,现在,她的肉体已经变得极端敏感,而且这两个多小时的亲身经历、所见所闻,对她的思想有着潜移默化的改变,虽然她仍旧对侯龙涛恨之入骨,但他的那张脸好像并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。   侯龙涛的左手继续把玩儿女孩儿圆圆的乳房,右手从她的小腹下插到她的胯间,先在充血的阴核上稍稍用力的捏了捏,把她弄得一阵颤抖,然后再从下面托住自己的龟头儿,「小白虎,有什么话要对即将成为你第一个男人的人说吗?」   「去……去死吧……」   「啵」,龟头儿的前端被女孩儿的阴道口儿嘬住了,虽然因为太大,没有一下儿就完全进去,但男人能清楚的感到一股很强的力量在吸自己的马眼儿,好像就要这样凭空把自己的精液吸出去一样。侯龙涛倒吸了一口冷气,摒住精关,会自己把肉棒往里嘬的阴道他遇见的多了,但却从没有过这种感觉。   司徒清影只觉胯间一紧,一个鸡蛋大小的东西挤开了自己娇嫩的阴唇,接着就是更加粗壮的、冒着热气的「棍子」,自己的腔肉像是被烫到了一样,开始向四周扩张,但阴道壁「逃跑」的速度比不上阳具「追击」的速度,等于还是被「撕开」的,一阵剧痛让她眼泪都快出来了,「停……停啊……啊……疼……停下来……」   这次侯龙涛可真是被冤枉的,他不光没有向里顶,反而还在有意的抗拒女孩儿阴道深处的那股力量,虽然用的劲儿并不大,但如果以同样的力量对付别的女人,应该是可以拔出来的,可事实上他的大鸡巴仍旧在被向里吸,直到龟头儿顶到了子宫颈口,「呼……是你……是你自己在把我往里吸。」   「骗人……啊……骗人……啊……裂开了……呜呜……」司徒清影哭了出来,她的阴道很湿润,但男人的尺寸太大了,一时之间根本无法适应,很自然的就出现了嫩肉被撑裂了的感觉。   侯龙涛就像对待处女一样的对待司徒清影,自己的屁股停住不动,只用肉棒的自然搏动来刺激女孩儿的阴道,双手在她的身上温柔抚弄,舌头在她的肩上、脖子上轻轻舔舐,「宝贝儿,小白虎,别怕,别哭,哥哥心疼你,忍着点儿,一会儿就会舒服了。」   「侯……侯龙涛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要杀了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司徒清影思想中对于男人的憎恨影响了她肉体上的适应程度,她心理上对于男人的排斥夸大了肉体上的痛苦,她从骨子里就不想被男人肏得舒服了,从骨子里就认为被男人肏不会舒服。虽然如此,她的痛苦还是在一点儿一点儿的减少,儘管速度比正常的女人要慢很多。   如云已经睡得很熟了,两人的吵吵闹闹对她没什么影响,何莉萍可就不同了,因为对司徒清影那种没由来的同情,她一直都是强打精神没有睡着。她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儿脸上的痛苦表情会长久不退,而男人却是一副很冲动的样子,还真有点儿担心。美妇人从被单儿下爬了出来,两步就走到了摩托车旁,「龙涛,你别太急了。」   侯龙涛可有点儿哑巴吃黄连,他能觉出女孩儿的阴道在渐渐的放鬆,与此同时,女孩儿子宫里产生的吸力不仅一直未减,还有不断加强的趋势,他还真是费了点儿力气才忍住没一泻千里,「是她自己……嗯,她自己放不开。」   何莉萍蹲了下去,伸手轻轻的抚摸女孩儿的肩膀,「清影,你放鬆一点儿,龙涛真的会让你舒服的,他是个好男人,他会对你负责任的。」   「妈妈……啊……妈妈,你不用……嗯……不用替他说好话,我才不要他负什么责任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要杀了他……」   「你为什么这么恨龙涛啊,要不是你先惹他,他今天也不会这样对你的。」何莉萍摇了摇头,她懒得再跟女孩儿争执对于自己的称呼了。   「他……他欺负你……」   「他没欺负我啊。」   「他……呼……他……他……他……他肏你……」  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爱他,我们是两情相悦,我很舒服的。」何莉萍的脸都红了,她从来也没跟人这么谈论过自己与爱人的肉体行为。   「骗人,你骗我!」司徒清影看着何莉萍的表情就知道她在说实话,但这个女孩儿是出奇的倔,她认準了的事儿,别人说什么也没用,她把头扭向了一边。「你这个孩子……」何莉萍双手扶住女孩儿的脸颊,把她的头扭了回来,一下儿吻住了她的嘴唇儿。   「唔……」司徒清影对「妈妈」突如其来的关爱大吃一惊,但这正是她梦寐以求的,很快就把眼睛闭上了,香嫩的舌头也渡到了美妇人的嘴里,让两人的舌头绞在一起,这个吻是她以前所经历过的里面最动人、最甜美的一个,她不再在意自己阴道内插的是什么了,那只是一根火热的按摩棒。   当初何莉萍是不想参与「强姦」司徒清影的,但架不住侯龙涛的软磨硬泡,现在看到女孩儿在受苦,而且在某些层次上还是为了自己,她是真正的慈母,如果自己这种亲暱的表示能对女孩儿扭曲的心灵有一定好处,她愿意一试。   侯龙涛立刻就觉出司徒清影的变化了,手中捏着的屁股不再是绷紧的了,可爱的小屁眼儿也从极度缩紧恢复到了正常状态。男人开始试着缓慢的抽动肉棒,等确定了女孩儿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之后,他就逐渐的加快速度和力量。美人的屁股很漂亮,白嫩圆润,居高临下的观赏更是一种享受。   司徒清影吸吮着何莉萍香甜的舌头,脸颊被她温柔的抚摸,心情完全放开了,肉体上的痛苦也突然消失了。这样一来,她可就体会到了身后男人的力量了,不管是阴茎对膣肉的磨擦,还是龟头儿对子宫的撞击,不仅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,反而有阵阵的电流儿从小腹的下面产生,向身体的各个部位蔓延。   这次司徒清影没有刻意的去对抗那种快感,只是任由身体作出自然的反应,她的细腰下塌,圆臀后拱,真真正正的迎合起男人的姦淫,阴道里由痒变酥的过程真是奇妙,她现在只想男人能干得的再用点儿力,能干得再快一点儿,她已经很难保持只用鼻子呼吸的状态了,不得以吐出了何莉萍的舌头,「呼呼」的大口喘气。   何莉萍和司徒清影吻了这么半天,自己也有点儿喘,但她已经发觉了自己的行为有多大「帮助」,她站了起来,弯腰亲吻女孩儿的背脊,一手伸到她双臀间,轻轻的抠弄她的小屁眼儿,另一手揉搓探入她身下,揉捏她前后晃动的乳房。   侯龙涛的脑门儿都见汗了,他在抽插时除了要抗拒女孩儿子宫的强大吸力,还要「挣脱」将自己的肉棒死死裹住的阴道壁。不过他也爽得不得了,这是他所经历过的性交中掺杂感情最少的一次,不论是正面的感情还是负面的感情。   并不是说侯龙涛看不到将来自己疼爱这个女人的可能,只是他现在被笼罩在一种很奇怪的气氛中,他的大脑好像不能很正常的工作,好像有一股外力在强迫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最原始的野兽本能上,所幸那股外力并不强,他还能控制得住自己,不至于狂插乱杵,「现在怎么样,小白虎?哥哥干得你美吧?」   「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嗯……用力啊……」司徒清影没有从正面回答男人的话,但她确实已经爽到无暇顾及两人之间矛盾的地步了。侯龙涛轻轻推了推何莉萍的肩头,「老婆,把她解开,让她也干点儿活儿。」接着又对女孩儿说:「别光顾着享受,帮我老婆舔舔。」   何莉萍站到了女孩儿的脑袋边,将她绑在车把上双手解开,然后胯坐到油箱上,双臂在车把上一撑,把小腹压在了仪表盘上,两手向下抓住前轮儿的金属架,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的撅着,形成一个挂在车把上的样子。侯龙涛狠狠的向前一拱,「还等什么?你不是做梦都想舔我老婆的屄吗?」   「肏我……啊……你快肏我啊……不许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许停……」司徒清影喊了两声儿,双手就开始揉捏何莉萍的臀肉,口鼻也都埋进她深深的屁股沟中,「唔唔」的吻起她的小穴和屁眼儿。那里除了美妇人本身的香甜气息还有男人精液的味道,女孩儿都不知道是哪种味道更吸引自己,反正她是把何莉萍肛门处残留的乳白色体液都舔到了嘴里。   侯龙涛一下儿把女孩儿的左腿抬了起来,左手顺着光滑的肌肤捋到她的小腿上,托着她的迎面骨,向前一折,她的小靴子就到了面前。男人先在司徒清影的小腿上吻了一下儿,然后用右手脱下了她的鞋袜,把她勾着的纤巧脚趾含进嘴里吸吮。   同时,侯龙涛丝毫没有减缓自己臀部前后移动的速度与力量,粗长的肉棒还是疯狂的「蹂躏」美人的娇嫩阴道。他在司徒清影的脚面上舔了一遍,想要再舔她的脚心,忽然发现她的脚心上纹着一朵花儿,粉色的五片花瓣儿,黄色的花芯,但可能因为是在很小的时候纹的,花朵的形状已经走样儿了。   侯龙涛对花儿可没什么研究,除了玫瑰、牡丹、菊花儿、牵牛花儿之外,他一概不认得,要是在平时,他一定会问清楚的,但他现在被那种奇怪的气氛感染,可没心情研究,其实是连想都没想,直接把舌头顶在了女孩儿柔软香嫩的脚心上。   司徒清影其实已经没有办法为何莉萍口交了,她只是向美妇人的臀缝中吹着热气,她只觉自己的身体如同浮在云端,而且还在不断的上升,可越是升的高,受到的压力就越大,一上一下两股巨力将自己越挤越小,同时也使自己的力量在缓缓集中,身体的其它部位的感觉跟着消失了,最后收缩到只剩下了子宫那一点。   侯龙涛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,腰臀间用上了全力,使阴茎以超出想像的速度肏干女孩儿的肉穴,「噗哧、噗哧」的抽插声和「啪啪」的撞击声几乎已经没有间隔了。看他咬牙切齿的样子,就好像要把美丽的姑娘插穿似的。   「啊……」司徒清影如同被人捅了一刀般的嚎叫了一声,凝聚在子宫中的力量开始爆发,洪水般的快感涌遍了浑身上下的每一条血管儿,就连汗毛都炸立了起来,眼前有五颜六色的綵球儿在飞舞,如果把她以前高潮的程度比做鞭炮爆炸的话,这次的高潮可以说是核爆了。   「啊!」侯龙涛也是虎吼一声,脓精喷涌而出,在极度舒爽的同时,他只觉胆战心惊,女孩儿的子宫产生的吸力剧增,不仅是无法停止射精,自己身上的力量也好像是在被它向外抽一样,迅速的消失。他拚命想把阴茎拔出来,可却使不上劲,司徒清影阴道里的嫩肉还在不住的蠕动,也在帮忙「搾取」着「汁液」。   侯龙涛的双手推住女孩儿的屁股,连大鸡巴的根部都因为拉揪而发疼了,可还是无法脱身,他是真的有点儿害怕了。突然,他觉得一股强劲的暖流从自己的马眼冲入了体内,迅速在四肢百骸流窜,上到髮梢儿,下到趾尖,一下儿又都充满了力量,射精停止了,肉棒也能从阴道中抽出了。   由于刚才用力过猛,男人向后退了两、三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,「呼呼」的大口大口喘着气,他倒不是累,他现在比打炮之前还有精神,他只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「你怎么了?」何莉萍从车上翻下来,跑到男人的身边。「我是不是武侠小说儿看多了?」侯龙涛盯着司徒清影美丽的屁股,自言自语了一句……   编者话:《金鳞》两次「挨批」,第一次是因为追陈倩的情节「太长」,第二次是因为搞司徒清影的肉戏「太长」,好像读者们更爱看侯龙涛和男人之间的戏啊,色情小说写到这个地步,我是不是第一个啊?哈哈哈。   「採阴补阳」、「采阳补阴」,谁知道啊,往下看吧,不过不想写得太玄,但既然男人能吃药,女人要没个应对的办法,岂不是太不公平了,我可不想不女权主义者谋杀了。   在三个网站看了前400多篇的回复,大部分都是说司徒清影的小穴的,只有一个说她的脚。   以后请计算好了再说我晚了一天,美西和国内有16小时时差,我要是在北京时间第二天16:01发的,那是晚了一分钟。   因为知道「异侠」的朋友也能看到编者话,所以多说一句,我身上只有中国人的优点,出尔反尔才是美国人的一贯作风。   澄清一点,在小说一开始的时候,侯龙涛是有点儿钱,通过一定的努力,财力又有所提升,他那时候可没权,而且我也从来没说过他长得奇帅无比,只说他长相斯文,至于在他身上用的一些词儿,像「帅小伙儿」一类的,不过是很普通的形容年轻男人的词儿,只要长得不丑,都适用。   虽然我在美国,但因为互联网的缘故,国内各地的消息还算比较灵通,前天看了一篇报道,9.18,中国国耻日,小400日本人到珠海,入住五星级大酒店,嫖了500多中国小姐,公开讲明,「就是来玩中国姑娘的。」珠海本地的女人不够用了,很多都是从广州、深圳闻风而去。   很难说我这两天是什么心情,妓女嘛,当然是没什么气节可言的了,谁出钱谁就是老公,他妈的珠海市政府、公安局,也全他妈是妓女,被日本人肏了屁眼儿连疼都不敢喊,弄个停业整顿来糊弄傻屄啊,据我所知,共产党的天下还没有哪个地方敢明目张胆的说卖淫嫖娼合法呢,我就肏他妈,怎么就不能把小日本儿拘起来,珠海的男人全他妈没屌吗!?   多有面子啊,人家都组织几百人的「嫖妓团」专门来找中国妓了,珠海——改革开放的前沿——多光荣啊,人家嫖的不是妓,人家嫖的是「中国」两个字!中国人啊,咱们还有没有脸啊!?   珠海的狗屁市长、市委书记,公安局局长、政委,全都该他妈撤职查办,酒店负责人应依法处于死刑,那些日本人就算已经跑了,也应将他们列入海关的黑名单,这回倒要看看老江、小胡谁有气概出来平民愤了!当年毛主席是太要脸,但起码佔了人穷志不短一项,这回要是没有个下文,中国就他妈彻底的成了不要脸了!   从今往后,我永远不会再买日本货,这句话我以前也对自己说过,可一直也没严格执行过,但今天,我用我中国人的名义发誓。   今天我就不自量一回,呼吁大家抵制日货。